查理·芒格:老而近妖

如果要祝巴菲特和他的搭檔查理·芒格“長命百歲”,很可能不會被看作吉利話,因為查理·芒格已經95歲了。這兩位長壽投資家的飲食習慣,卻都談不上多養生:芒格愛喝零度可樂,巴菲特則一路喝櫻桃可樂。

在5月4日剛剛舉行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2019年股東大會上,這兩位老搭檔共同回答了投資者的幾十個問題。

巴菲特在回答一位13歲孩子在現場的提問“如何發展延遲滿足這項技能”時,回答說“如果你存下10萬還不開心的話,有了1億也還是不會開心”

在回答一位年輕人”目前認為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時,巴菲特打趣稱:

首先,他希望自己和芒格能夠活更久,但是時間和愛是用金錢買不到的,也是最重要的。他們非常幸運可以在生活中控制自己的時間,也有足夠的金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和芒格為能夠終生做投資——這樣一份不受肉體衰老程度限制的工作,感到非常幸運。芒格也認為,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公眾號:中國基金報重磅!2019巴菲特股東大會最全實錄:6小時20大亮點50個問答,昨夜全球投資人都在看

一位11歲中國男孩在現場向巴菲特提問:“你說過你越老對人性有更多的了解,你能不能講講你學到了什么?對人性不同的理解如何幫助到你做更好的投資?”

巴菲特說:”隨著年紀越大,身體狀況肯定也是慢慢不如以往了。如果自己現在去考美國SAT,可能沒辦法拿到自己當時20歲時的成績。但人越老,閱歷就更豐富,自己慢慢可讀出人性的一些東西,肯定比年輕的時候要學得更多。但在成長道路上,在學習和生活中,都吸取了很多教訓,這些是不能靠讀書學到的。我們真正通過什么去學習呢?我們有時候是必須要通過你更多的閱歷、更多的積累去學習這一點。除了我所有的缺點之外,我可能沒有像以前那么敏捷地做一些事情了。但我對人性的行為確實有更敏銳的觀察,比25年前、30年前還要多。”

芒格則一直認為:每天慢慢向前挪一點,到最后如果能足夠長壽,大多數人都能得到他們應得的東西。彼得·考夫曼,公眾號:正和島查理·芒格:別人想著怎么贏,我想的是“怎么死”

查理·芒格比巴菲特大6歲,這種“年齡差”也讓兩位搭檔六十多年從未發生過個人之間的爭執。巴菲特說:“芒格先生跟我,也許大家不相信,六十多年我們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爭執,當然我們有在某些議題上的不同意見,但絕對不會爭執。情緒上面的沖突或者生氣等等,在我們倆之間不會發生。因為查理比我更聰明,他覺得因為某些事情生氣、導致情緒波動等不值得花費時間。”

查理·芒格是一位卓越的投資家,是沃倫·巴菲特的黃金搭檔。巴菲特曾公開表態,“芒格用思想力量,拓展了我的事業,讓我以非同尋常的速度,從猩猩進化到人類,否則我會比現在貧窮得多。”

芒格以價值投資而聞名,但更為值得稱道的是——他獨特的思維體系啟發了無數人,他的“多元思維模型”和反向思考邏輯廣受推崇,他的言談很多都成為了金句。比如,一個人能做的至善之舉,就是幫助另一個人知道得更多。

這篇文章來自一位芒格的推崇者,他從多個角度論述了芒格的思維模型和投資機會。

芒格曾說過兩句話,如仙露明珠。

一句是:我做的只是在觀察——什么靈什么不靈以及為什么

另一句是:一個人能做的至善之舉就是幫助另一個人知道得更多 

所以我想芒格肯定是樂于傳道解惑的,雖然其并非著作等身,但光聽聽這個年近期頤的老人談談人生,我們也會獲益匪淺。

但讀他的文章與演講,你讀完以后可能感覺就跟啥也沒讀一樣。這說明什么?這進一步地說明了芒格是個哲學家是一個可以一生低首相拜之人

芒格太大,我且斗膽碎筆寫之。

1

思維模型 Mental Models

芒格既不好寫也不好學。

一來他嘴比較碎,調教起來喜歡東一句西一句;二來作為一思想家,芒格的精神世界比較滂沱,又有下里巴人又有陽春白雪。這與他的教育背景與職業履歷相關,數學、物理學、氣象學、哲學、法學、經濟學、金融投資學,行伍戎馬、訟師生涯,再加上大幾十年歲月的摧殘,于是芒格老而近妖

當然知識只是顏料而不是匠作。在接觸了五花八門的海量知識之后,你有可能成為芒格,但更大可能是成為博古知今的北京出租司機——知識多了雜了而缺乏歸納合璧,表達出來就容易變成貧嘴。憤世嫉俗,夸夸其談。

為了避免這種尷尬,芒格非常強調從知識中抽離出一些最精華的模型加以融貫以期形成一種思維模型的網格(latticework of mental models)。這是芒格教給我的第一課。

“模型”倆字容易把我們震住,一般建模的都覺得是隔壁學霸才能干得出來的高科技;但西方人常說的Model其實是一個挺隨便的詞,比如鼎鼎大名的資產定價模型無非就是E(ri)=rf+β (E(rm)-rf) 這個簡單表達,里面的變量比你家的馬桶還少。

啥叫模型呀?—— A model is a human construct to help us better understand the real world—— 任何能夠幫助你更好理解現實世界的人造框架都是模型

模型是我們意淫出來思考和理解世界的工具。

舉例說一些生活中常用的模型——比如奧卡姆的剃刀(哲學)、格雷欣法則(經濟學)、泊松分布(統計概率學)、確認偏誤(心理學)、鄧巴的數字(人類學)、帕累托定律(經濟學)、機會成本(經濟學),現金流折現模型(金融學),這些都是無比實用的思維框架。

芒格說你首先必須要去學習關鍵學科中的這些big ideas然后你將這些模型串成網格并確保在你的余生里可以對這個網格調用自如

為什么需要模型的網格?因為單一某個模型,你用多了就產生了路徑依賴——導致你會扭曲現實來滿足模型,而不是更換模型來滿足現實。如果工具不多,那么過度使用幾成必然。

芒格常引用老話說“如果你手里只有一個錘子那你看誰都是釘子”,此句諺語已經把這個問題說透了。

比如一個經濟學的學生,經典的需求曲線表明商品價格越高需求越低。他拿著這個大榔頭去敲經濟學問題的釘子,很多時候是敲得順手的;但碰到某些殘酷現實——諸如為什么LV這種塑料包能賣到那種荒謬的價格而且需求居然還越來越大,他就要錯亂。

這時候你就需要心理學或者人類行為學的一些解釋,比如這些商品可能是韋伯倫商品(Veblen goods)——需求隨價格升高而升高。他們不僅有淺層次的效用,而更深地關系到炫耀與性隱喻、繁衍與存續、關系到社會競爭暗示與階層接納——“你看我有XXX了,你該喜歡/接受我了吧?”

勞力士就是韋伯倫商品的另一個好例子,其實當年遠不是什么硬貨——1981年一塊水鬼大概只賣九百美元。后來勞力士放飛了自我標價一路狂奔,結果發現價格越漲居然銷量越好,現在同型號的水鬼大概七八千,乃Veblen goods的典范。

香港人常說:你不戴勞,別人不會看不起你,別人是根本看不見你。——所以思考此類問題的時候如果你腦中僅有的經典供需模型,肯定是要懷疑人生。

我也拿自己舉個膚淺的例子來說說單模型的局限。我不敢說自己是價投,但我贊同價投理念。而格雷厄姆式的“價值投資”其實就是一個思維模型,簡而言之你要做到這四點:

1.以看生意的心態來看股票

2.  以內在價值的巨大折扣上建立安全邊際

3. 面對躁郁的市場要買于抑郁賣于躁狂 

4. 保持理性別動情別動氣

價投是一把政治正確的大榔頭當拿著這把榔頭的時候我就感覺檔里揣著擎天柱我是忍不住要睥睨四方的我放眼望去,看見世界有好多釘子啊,它們被市場或憎恨或遺忘,上面纏滿了韭菜的尸體。

很多時候,我們沒有死在計算內在價值上,而是死在建立安全邊際上。

安全邊際要解決的問題其實是風險控制,而風控里極為重要的一點是不與虎謀皮(用芒格自己的英文來說,叫avoid dealing with people of questionable character);資產價值數字上的折扣固然吸引,但不考慮更廣義的安全邊際,再大的折扣也是海市蜃樓。

所以即使是價值投資如此偉岸的一把大錘子,你也不能只有這一把錘子。如果可以用代理問題(principal–agent problem)這個模型來分析,或許會得出不同的結論。

雖然現代教育的邏輯是你在專才化之前先要通才化,雖然大學的任務理應不是培養一技之長而是培養一生之所,然而大多數人接受的教育仍然是單模式化的。大學技校化是一件悲哀之事。

芒格認為投資也是如此投資不是諸如炒菜做鞋素描開挖掘機一樣的特種技能而是一種綜合性極強的大招

投資最核心的就是做決定——投或不投或做空投多少何時投如何決定資產配置證券選擇市場擇時這些問題——而決策能力需要一個思維網格需要你像機器貓一樣有個袋子里面裝滿各種各樣的思維模型任何一個單一模型再完美她都會有自己的局限性

當然,肯定有一些模型比另一些模型更管用,錘子殺傷力肯定比不過飛彈。在所有的模型中芒格本人平生最愛倆——一個是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另一個是激勵機制incentives)。

他認為通過這倆大寶貝兒可以參悟許多事。比如后者,在商業社會里最好的利益捆綁法就是自己打包自己的降落傘。

羅馬人如何保證拱門造得牢靠?——每當拱門造好,建拱門的建工們就要站在拱門底下,目送支撐拱門的腳手架被拆掉。—— 永遠不要低估利益捆綁和激勵機制的威力。

參悟所有的姿勢,融貫所有的知識。這樣想來,你恐怕不是一個投資者,你根本就走上了成為一哲學家的不歸路。

2

新時代的運用和發展

再來說說芒格的投資觀/價投觀。

首先芒格肯定是很憎惡群體性投機泡沫的,他說眾人扎堆就如同一窩旅鼠,喜歡長途跋涉然后集體跳海。

所以他對比特幣、區塊鏈是絕對的刀子嘴磚頭心,用盡比喻、極盡吐槽與嘲諷。芒格已經與巴菲特和比爾·蓋茨,組成了反比特幣三巨頭。他們時不時杠精上身,要上節目給比特幣來個三連擊,反正美國幣圈的人恨他們得咬牙切齒。

當然這三位大神堅持diss比特幣是符合人設的,他們沒有必要冒晚節不保的險去endorse一場無厘頭的荒宴。對于芒格而言,投機是不可能投機的(該投的機早年都投過了),活到這份上再投機性價比太低,高科技又不會做,所以就是搞搞價投才能維持得了生活。

而與一般的從格雷厄姆那里走來的價投一樣,芒格自然強調資產的內在價值與價格的分離,也強調市場躁狂的雙相情感障礙(bipolar),也繼承格雷厄姆那一套價投原教旨主義的總體精神和原則。

來說說芒格對價投思想的發展。

格雷厄姆認為如果你能以內在價值2/3的價格買到一家公司,那么就算管理層是個老年癡呆也無所謂。

但芒格認為格雷厄姆有很大的時代局限性,格老的盛年是在資本主義的休克期——大蕭條后的那幾年——而休克中的資本主義是沒啥競爭性的,不僅公司之間無力競爭,而對于投資者而言也沒啥人跟你在股市上競價,于是就出現大量格雷厄姆所津津樂道的Net-Net的投資機會。

但在許多年后的今天,如果你還按圖索驥地找Net-Net,被坑起來你可能心臟會受不了——能達到如此可憐的估值的公司必然有其可恨之處。Net-Net 絕對絕對不能去操作看不懂的公司和治理稀爛的公司。

而芒格認為格雷厄姆的用好價格買湊活的公司不如費雪的用湊活的價格買好公司當然這兩者雖然都可以毛估估地說成價投,但后者要求你能看出好公司——看準行業看準人,而前者退而求其次地要求你看出一個好資產。可以說格雷厄姆的價投更純粹,適合于熊到一塌糊涂的市場。而蒸蒸日上的太平盛世里,費雪那一套靠譜。

巴菲特常說自己是85%的格雷厄姆 + 15%的費雪但事實上我認為這兩個數字倒過來大概差不多巴菲特與格雷厄姆已經漸行漸遠與費雪倒已基本實現靈魂合體

巴菲特回憶說:”五十年前查理就告訴我,以湊合的價格投資好公司遠比以好價格投資湊合的公司要好得多”。可見芒格對于巴菲特投資哲學轉變的影響。縱觀伯克希爾近幾年的投資,沒有一筆不是用湊合的價格去搞好公司。

格氏價投與巴氏價投之間相差了一個芒格

巴菲特自己的說法是格雷厄姆教我撿煙蒂買賤貨但查理將我從這種限制性的觀點中挪出來打開了我的視野 

而我回顧自己卑微的投資歷程,如果僅以結果而論,buying a good business at a fair pice is better than buying a fair business at a good price。

這句我深有感悟,基本上真能賺到錢的都是前者,買的時候那價格真的是非常湊合。而所謂的撿煙蒂,目前結果都不太理想。可見格雷厄姆、賽思·克拉曼的那種原教旨價投,真非我等俗貨可學。

3

論投資的集中與分散

芒格強調下重注包括三點1. 放棄爛機會2. 放棄看起來很好但實質上很爛的機會3. 下重注在那些實質上很好的機會上

芒格喜歡玩撲克,我們就以德撲舉例。

玩德撲,上來拿到“草花2、方片7”這種牌那直接fold就好了啊,你對爛牌仁慈就是對籌碼殘忍;如果你拿到AQ但感覺桌上有AK,結果被加注、被dominate了,這時應該果斷棄牌止損,這時候的AQ比27贏面還小,雖然AQ看起來是個“挺好的機會”;而如果你幸運地拿到了AA,就要想方設法在看到flop前拖著別人凹硬(當然這中間會有很多曲折),反正從EV而言凹到就是賺到。

好牌能多賺爛牌能少虧德撲就算入門了

而對于德撲新手而言,A-10以下的牌全fold,也就是拿到爛牌一律放棄,一般會是一個好策略,所以你要能等能忍。

芒格認為在投資上也應是如此,大多數時候你應該在調研閱讀交談思考,再不濟就吹吹牛逼,而不應花時間在不停交易上。在終于等到你、徹底占上風的機會來臨時,你得下大注,因為這種機遇你一輩子應該也見不到太多個。

巴菲特有一個大家都熟悉的理論叫“二十個打孔位的打孔卡”,意思是你要假設一輩子只有二十個投資機會,投完一個在卡上打個孔,這勢必讓你對投資瞻前顧后、深思熟慮。

因為打孔位少,你倉位必然集中;也因為打孔位少,你下手必然重注。所以當勝率對你非常有利的關鍵時候你應該大聲喊出我要你,然后凹硬、無懼撲街。愛恨情仇燃一把熱血,好機會那么稀缺,找到它們已經如此的艱難,有些時候就應該跟命運攤牌。

【作者按】作者不太同意這種說法。倒不是反對好機會要下重注(反對這個不是腦殘么),而是因為我們很多時候自以為是的好機會,事實上很爛。就像之前說過的AQ對AK這種情況,作為局中人你以為機會簡直太好,但用上帝視角看一看就知道其實爛到沒邊了。唯一能夠避免這種過度自信的辦法,就是分散投資。我見過很多人死就死在看起來無比光輝的爛牌上。其實芒格自己也說過很多牛逼的投資人都是死在看起來最好的機會上

芒格反對學術圈談的diversification——或者說是過度分散——他認為是胡說八道。他同時也認為Beta和現代組合理論(MPT)是胡說八道,用波動衡量風險是胡說八道。

他倒并不反對適度分散——比如十個持倉——他反對數學上的那種極致的分散,因為無可避免這會讓你投資到庸俗不堪的公司上。在這一點上價投差不多都能形成共識,如卡拉曼所說,想要降低風險,分散到10到15個以上就足夠了。再進一步分散都是虛妄。

芒格認為把現代組合理論搞得無比透徹無比精妙那你可能會是一個好的數學家但真的投資起來你仍然會像一只錨一樣地沉淪。

4

 論嫉妒心理

雖說支配市場的情緒無非是恐懼與貪婪,但我覺得恐懼遠大于貪婪,因為大多數時候驅使群體作出不理智行為的主要情緒不是貪得無厭,而是害怕踏空。

理解了這一點,就非常能理解一個個泡沫前赴后繼的形成——真不是因為我們貪心,真的是因為受不了隔壁辦公室小張一天內賺到了我一年的錢。

這種情緒芒格多次說到。

芒格認為眼紅別人賺錢比自己快,這是一種要命的原罪(嫉妒被神學家解釋為七宗罪之一)。而且嫉妒是最蠢的原罪—— 因為它是唯一不會讓你覺得爽的原罪七宗罪包括貪婪淫欲暴食傲慢嫉妒憤怒懶惰飽食淫欲讓你肉體銷魂憤怒讓你內心釋放傲慢讓你有裝X的快感唯有嫉妒是一朵百害無利的毒花妒火中燒唯有痛苦

嫉妒心在人類史上大概也就只有在狩獵采集時期有那么一丟正能量。

有研究說明嫉妒心有利于維持狩獵部落的平均主義、創建河蟹部落,妒火中燒的族人時刻密切關注誰家買了寶馬、誰家蓋了小樓、誰家富了出頭,這種人會被立馬打地主分田地,這樣部落作為一個整體比較容易活下來。

在現代社會里,嫉妒心顯然就沒有這方面的好處反而有很多副作用—— 仇富深、戾氣重、心態崩,搞得身心無比疲憊。

被房子、被比特幣、被某一年的大牛市折疊過的人們,他們無比緊張,害怕踏空的焦慮與對鄰居的嫉妒一遍一遍百爪撓心,正是這種情緒——而非貪婪——最后成就了泡沫最膨脹的那一瞬間。

巴菲特也不止一次說過驅使這個世界的不是貪婪而是嫉妒所以不要去嫉妒別人賺錢比你快,這個世界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這些人雖然很快地得到了金錢,但他們同時也失去了煩惱與貧窮。

另外,想到人生的嫉妒與嫉惡如仇,我也就想到了做空交易。如果我沒搞錯的話這也是《窮查理寶典》里唯一一次提到做空—— “ 作為一個賣空了的空頭看到唱多者在那里春風得意真是心如刀絞而你的一生不值得花那么多時間在這種痛苦上”( Being short and seeing a promoter rake the stock up is very irritating. It's not worth it to have that much irritation in your life. )

就憑這一點我也不去做空,做空容易扭曲,這對健康不利。

5

結語

叨逼叨了很多也很散,這是有原因的——芒格自己寫東西就都非常散。哲學家思想者么,你不能怪他。

但是芒格的這顆古靈精怪的小腦袋里產出了大量的奇思妙想,我覺得無論咱搞不搞投資,都應該像吸奶一樣地去甘之如飴一下。

比如思維模型網格這個,我們生活中不自覺地也會運用;但更多的時候我們會執著于自己所依賴的路徑,去犯“一個榔頭敲天下”的偏誤。

另外在他的著作里,你總會見到這樣一個憤世嫉俗的芒格:這個玩意怎么那么傻X,那個哥們怎么如此腦殘。換成別人我會覺得不夠謙遜,但這是芒格,又有思想又能賺錢,他不厲害誰厲害。

對于我而言芒格的市儈智慧(worldly wisdom)與犬儒主義(cynicism),看似矛盾卻又師出同門,組合在一起特別耳目一新。其言其智增一分嫌膩減一分則太瘦而他的態度率性而為大快人生

當然你勿須低首相拜,但是一生虛懷讀芒格,這個動作大概率是沒錯的。

以下是關于芒格的一些書推薦程度很分先后

關于思維模型網格:

《投資:最后的自由藝術》Investing: The Last Liberal Art

人手一本必讀:

《窮查理寶典》Poor Charlie's Almanack

《探索智慧:從達爾文到芒格》(Seeking Wisdom: From Darwin to Munger )

嗜傳記如命的芒格,我們不妨讀讀他的傳記:

《查理·芒格傳》(Damn Right!: Behind the Scenes with Berkshire Hathaway Billionaire Charlie Munger)

《查理·芒格的原則》(Charlie Munger:The Complete Investor)


轉載自公眾號:共富匯(ID:seed17angel)

原作者:陳達美股投資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陳達美股投資
來源:共富匯(seed17ang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