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一周里,996工作制熱度一直不減,每天都有花式新聞送996模式上熱搜。

4月11日,馬云在阿里巴巴的內部交流會上,也談到了996,他覺得,能夠996是一種巨大的福報,他說:

“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你什么時候可以996?你一輩子沒有996,你覺得你就很驕傲了?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請問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你怎么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我不要說996,到今天為止,我肯定是12x12以上。我很幸運,我沒有后悔12x12,我從沒有改變過自己這一點。所以今天中國BAT這些公司能夠996,我認為是我們這些人修來的福報。”

年輕時候不奮斗,年紀大了想奮斗也沒機會,能在中國最好的公司996是你的成功,是你的福氣。馬云的話有其道理,但也有很多不認同的觀點:進大公司有期權、有高薪、有地位都是福報了,那進不了的人的福報在哪兒呢?他們的娛樂時間被剝削,家庭休閑時間一概沒有,難道各種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和耷拉到臉頰的眼袋才是嗎?另外,進了BAT享受996就真的是一種福報了么?如何定義福報?

目前,整體而言大眾對996還是持抵制的態度,大家不認同這種不符合員工可持續發展規律的工作時間安排。

所謂996工作制度就是每天早九點到晚九點,每周工作6天,這樣算一周工作72小時。不過讓員工們差點揭竿而起的,不是這肉眼可見的72小時,而是一種隨時在線、隨叫隨到的工作狀態,和各種各樣難以界定的隱性加班。關鍵是,這種加班文化一旦形成,員工們加班就是理所當然,而且拿不到相應的報酬。

都是誰在996呢?996.ICU(也就是工作從上午9點上班到晚上9點下班,每周工作6天,生病了就住進ICU)的發起者,是一批痛恨加班文化的程序員。

從行業來講,互聯網企業推行這種工作制最明目張膽,其他行業秘而不宣,甚至改頭換面。比如前段時間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普華永道,從2019年2月起實行“靈活工作”制度。

那不是很好嗎?No!靈活的本意,是你不必打卡了,在家里加班或者在客戶那里加班我都不知道了哦,加班費什么的不會計算了哦! 

公司把工作時間和生活時間的界限變得更加模糊,讓員工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工作,還可以免去差旅費等費用報銷,收獲一個“人性化”的好名聲。

而員工可能面臨的是:無限期加班。

鼓勵加班看似是企業為了生存發展做出的一種制度調整,但過猶不及。

過度加班在更長的時間維度上來看,不僅不會帶來盈利,甚至會帶來雙輸的局面。因為成本實在太高了!

無論哪個企業,想實施996是有很高代價的。

01、商業代價

不只是在國內,不少國外的互聯網大佬也加入了聲討996的行列。

近日,Python之父也關注此事,并稱要列出推行996制度公司的清單,拒絕與他們開展業務。

有996企業跳出來反駁:硅谷也加班!

不過,此加班非彼加班。

996的確是硅谷人的常態,也是華爾街人的常態,但是,他們是自愿的。

高科技行業和金融行業,在美國的平均收入是人均收入的四五倍,愿意進入其中的人心里都很清楚,在硅谷工作就得自愿付出,因為同時也會得到相應的回報。

這跟公司要求強制加班明顯是兩個概念。一旦員工被強制加班,很容易陷入假裝忙碌的狀態,疲于應付,對工作認可度下降,自然也無法正常輸出價值。能創造價值的工作,叫做深度工作,對認知要求極高,不易復制;相反那些容易復制又不能創造價值的工作,叫做膚淺工作。

人才資源的輸出質量都下降了,硬凹那些工作時長又有何意義呢?就好比每個人的大腦CPU只選擇性運轉一部分,這是多么大的資源浪費!

你說歐美國家和我們價值觀不一樣,沒辦法比較代價的高低。那我們來看看亞洲的“過來人”日本——這個以加班文化著稱的國家有沒有996?

這就得計算另一個代價了。

02、社會代價

微博有個話題討論高達2.2億閱讀量,2.2萬人參與討論:“”輩996嚇到日本年輕人:寧可不婚不育不買房,也不要拼命。”

社會學者李春玲與旅日作家薩蘇分析日本格差社會:從社會學看,996在日本很失敗,拼命工作拼命賺錢的“過勞日本”和今天的“低欲望日本”密切相關:年輕人看到父輩那么拼命卻老來如此,索性選低欲望,選不拼不婚不育。

整整兩代人,前后近兩百年,一代人過勞怕的心理壓抑,要靠另一代人去償還。

你的孩子在你的拼搏中看不到任何幸福感和認同感,并發誓絕對不像你那樣把時間都花在工作上,佛系地對待工作和生活,毫無激情可言,寡淡地過完一生。社會心態的代際傳遞是一種何其高昂的代價!

具體到每個996的人而言,假如真的生病要進ICU,進了才發現,公司醫保沒給交足,卡著政策要求的最低線來繳納的,那才是傷身又傷心。

這就好比兩個人談戀愛,得給對方足夠的安全感,對方才會展現最好的自己,溫暖和安全感是相互的。

我愿意把青春和精力都獻給工作,希望公司能夠越來越好,但是公司呢?

996背后折射出的貪婪思維,讓員工無法安安心心地和公司“戀愛”。

03、法律代價

杭州有贊公司在公司年會上宣布,將實行“996”工作制度。有網友認為,這是公然叫板勞動法。

我國的《勞動法》規定每天工作不超過8小時,每周至少休息1天,周平均工時不超44小時。

面對質疑,有贊CEO白鴉在朋友圈回應稱:“幾年后回頭看,這絕對是好事”。

不過,有贊公司此舉還是遭到了勞動法律師、專家的批評,甚至遭到了舉報。杭州市西湖區勞動監察大隊表示,已展開調查,如發現該企業有違法加班行為將依法查處。

違反法律的代價實在高昂。

法律經濟學里有個重要原則:社會財富最大化、社會代價最小化原則。

社會資源的有限,我們無法不計代價地追求絕對公平正義。

我們能理解企業在競爭白熱化階段那顆想贏的的心,作為員工,陪企業苦一陣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一旦危機來了就先盤剝員工嫁妝的思維方式,跟著你別說有肉吃了,先被當成肉吃了還差不多。

可是,一旦你越界了,法律不會答應。

04、除了996 沒有別的招可用了嗎?隔壁的好公司長啥樣?

真正優秀的企業,把精力放在如何提高員工的創新能力、激發員工活力上,放在創新制度、管理模式,提高醫療保障上——他們在“人”這個字上,做足了文章。

星巴克的員工,不叫伙計,而叫“伙伴”。2008年,星巴克的股價跌破了 7 美元,比起 2006 年的高點,它已經下跌了80%以上。

很多股東強烈要求削減員工的醫保開支,隨著人力成本的上升,星巴克每年為員工花在醫保上的錢,比買咖啡花的錢還多。

但是星巴克沒有只想著節流,而從“開源”上著手,開始賣速溶咖啡,2011 年,星巴克開始了長達 30 個月的創紀錄營收。

從 2017年6月開始,在星巴克中國工作兩年以上的、符合條件的員工,公司會為他們的父母提供大病醫療保險,這樣的伙伴數量超過 14000 人。星巴克創始人說:“我們只做一件事,就是投資于人。”

在員工的個人成長上,星巴克也毫不吝嗇,沒有讓員工陷入瞎忙不思考的狀態,而是開啟了“大學成就計劃”,和在線學位課程口碑高的大學合作。

從 2014 年起,星巴克為想開始大學學業的員工,提供至少 42% 的學費,其中大三和大四這兩年的學費全免。

同時,公司為每一個學生員工都配備3名學習顧問,從注冊申請到成功畢業,提供全程的指導和服務。

讓員工后顧無憂地奮斗,提供充分的成長土壤,這才是“王炸組合”。

最后,引用美劇《億萬》(第二季)當中泰勒和老板談薪酬的場景。

那時,泰勒還是一個實習生,但對于公司發展頗具價值。老板開出了百萬薪酬,泰勒沒有同意,她提議平均到每周,報出時薪“114.47”,比老板計算的“240.38”少一半。

老板很驚訝,說:“你一周工作80小時嗎?”泰勒說:“不,一周有168小時,那才是你要支付的,所有時間,每時每刻。” 

本文由經理人分享(ID:manashare)原創,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本文屬 @經理人分享 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并附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