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的下一站“抖商”,為何不受抖音待見?

“抖商”這個概念大概是在2018年10月后,從微商大佬高調進軍抖音之后快速傳開,從一開始就打上了微商圈的烙印。

很多做微商培訓的公眾號“搖身一變”,通過公眾號更名的方式演變為與“抖商”相關的自媒體.......通過干貨輸出的方式引流至私人微信做培訓。

在做“抖商”之前,一些微商團隊曾在快手有過試水,積累了一些帶貨和流量轉化的經驗。抖音高逼格的短視頻調性,嗨得不得了的年輕人,以及新鮮、多元的帶貨氛圍,更讓3000萬微商們為之垂涎欲滴......

至3月23日之后,頭條搜索中出現“抖商”關鍵詞直接出現了謹防上當受騙的警示,可見抖音對于微商圈試圖利用抖音的流量紅利并大肆炒作“抖商”的現象并不領情,并且持警惕的態度,這使得“抖商”的命運也顯得格外撲朔迷離.......

1

“抖商”社群培訓是不是新一輪的“智商稅”?


“他們在演,你在看;他們在播后數錢,你下班了還在吃泡面.....”阿喆向他的粉絲喊話,聽起來有一點殘忍。

“對微商來說,微信不只是聊天軟件,還是一個營銷工具,抖音也不只是一個逗樂的軟件,能利用它賺到錢才是王道”,阿喆說話很有激情,他自稱也是一名“抖商”,在主頁簡介寫了一句很有感染力的話:“錯過了4G的移動互聯網風口,不要再錯過5G的短視頻風口,跟著我,一起創業!薇心:~”不過,阿喆的粉絲不過多,他自覺看懂了這個圈子,但杠桿還不夠,他將原因歸結為自己并不太擅長“忽悠”。

圈子內已經有一些自媒體朋友試圖通過做減肥、健身、情感、勵志的抖音號漲粉之后再逐一導進私人微信號拉付費社群,一個人收399塊,轉化率還是“蠻高”的,拉社群后會有老師講課;講課了之后再通過私人微信號不斷安利“線上實操營”,再出1999元買個VIP了解更多干貨。

除了一些運營人員交學費學漲粉技巧外,更多人還是希望這樣的“暴富”模式能在他們學成之后可以降臨在自己的身上,越來越多人做抖音是為了賺「不會做抖音又想從抖音那里賺到錢的人」,聽起來有點繞。

付費群究竟有沒有效果?據筆者從一位付費社群朋友那里了解到,往往你的微信會被互粉人瞬間加至上百人,接著彼此在各自運營的抖音賬號中來一波互粉。對于苦于漲粉難的小白來說,只要抖音還在火爆,這就是他們的希望,而跟著眼前的“大神”交點學費是他們在茫茫人海中的出路。

在抖音吸粉是比微信公號要輕松,2019年被認為是一個“無風口之年”,接下來,筆者估計很快朋友圈關于打著“抖商培訓”旗幟的培訓會越來越多。

而這些似乎與抖音平臺并無沒有關系。

2

走向線下包場子,抖商大會一場接一場


比各種線上培訓走得更遠的,是微商大佬和社群開辦的線下分享會。

辦會本是微商的拿手好戲,因為微商有兩大剛需:一是加微信,加到好友當代理或者客戶;二是背書,盡管名人們一般“清高”,那他們就相互背書捧場。抖商把這一“微商基因”算是完整延續了。

今年微商圈造勢比較熱的“抖商”會議有三場,杜子建在重慶做的短視頻營銷大會、胡英磅社群發起的“全球抖商聯盟”,以及抖商大學發起“首屆世界抖商大會”,聽起來名頭都很響,這些會議門票是收費的,并且價格不菲,也算是比線上培訓更跑現金流的盈利模式。

3月23日在杭州舉辦的“世界抖商大會”最為轟動,就連龔文祥老師都說,“現在隨便辦一個抖商大會都有3000人參加”。據說,現場爆滿了5000人,據參會人員說,都是買了1588元的門票去的,看起來比羅永浩的粉絲還要瘋狂!而抖商大會贊助商也均是微商品牌。

抖商大會直擊“漲粉”、“變現兩大痛點,邀請了幾位吸粉千萬的草根抖音網紅參加,“由于現場有幾千個精準粉絲,有的(網紅)還愿意免費來分享”,邀請抖音大V分享的成本并不會太高,比做互聯網大會邀請投資大咖的專家費要少很多。會后還會組織做實訓營,費用當然會比門票更高。

這場抖商大會成功引起了頭條官方的注意,字節跳動PR以及“頭條浙江”均及時發布通知撇清關系。

盡管是蹭抖音流量紅利做to B的生意,“抖商大學”看起來早有準備。筆者詢問知情人士、廈門半空電子商務公司創始人張自平,“‘抖商大學’并沒有冒充抖音官方,其舉辦會議公司名稱是‘抖大(杭州)科技有限公司’,而‘抖商大學’商標也是由有著‘商標先生’之稱的方強注冊,在法律上不會有任何風險。”他認為,“抖音官方是不可能舉辦這樣的會議,如果那樣會有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既視感,抖音漲粉不難,難在變現,只能由第三方來做,官方回應擔心大眾被騙是情有可原的。”

另據了解,抖大的聯合創始人就有十多位,有的還是黑馬創業營的學員,而且這些聯合創始人均有投資,現在估值已經翻了五六倍,會開完了再繼續融資,這比同行做抖音、玩培訓社群的段位顯然要高。

中國的確有大量的個體創業者和自媒體人,他們正把朋友圈社交圈推廣是存量,而抖音可以作為展示個人業務和形象的增量,這構成了抖商培訓以及會議熱的生存土壤。

而對于抖音官方來說,他們對于微商這個群體并不是很放心,擔心所謂“抖商”群體出現會對抖音自身原本繁榮的生態產生復雜影響。

3

頭條為什么要警告“抖商”?


抖音作為一個泛娛樂的平臺,更多希望網友能夠在平臺上看到優質內容,而不是一個費盡心思賺錢或者讓網友花錢的平臺,并且抖商們賺錢還是想盡辦法把流量引導至微信上成交,和抖音沒有半毛錢關系。

抖音對于自身的商業化有自己的部署,留住MCN以及職業短視頻達人,也會想辦法讓達人變現,目前抖音漲粉本身紅利就很大,無須做補貼,因而存留度上沒有問題;并且只要有粉絲,玩自媒體和互聯網就會想辦法找到變現模式,這個本身是生態中自發生長的模式,會更加穩固,而不需要微商的介入,因而在抖音平臺上一旦判斷為“微商”,有可能會出現限流和降權。

從直播收入分成(30%)和在抖音開電商櫥窗是平臺指出的明路,而培訓、社群、大會的模式則是中V們自發摸索的。

抖音商業化最初引流至淘寶店銷售,到抖音達人可以申請和開通商品櫥窗(類似抖音達人自己的網店),從抖音“好物榜”可以看出,SKU主要集中在服裝、美妝、食品、3C、寵物用品等品類。

這些本來是綜合電商平臺最成熟的品類,抖音達人的電商模式之所以能夠存活下來主要是用戶基于對于店主內容的認可成交,與阿里、京東等平臺相比,在抖音做電商最大優勢就是流量便宜;而網紅們的帶貨能力能否持續依然取決于他們是不是會做電商,顯然還是有相當高的門檻的。

抖音想做的是體驗較好的內容電商模式,而不希望抖商涌入之后成為最終目標都指向推銷的場所。即使沒有“抖商”,基于抖音海量的短視頻人群,他們也可以基于商品櫥窗逐漸找到自身做電商的特色。

“抖商”顯然是有別于官方做商業化的路徑,他們更多是希望通過抖音做能量場,最終引導至微信成交,這也是抖音力圖避免的,要不抖音也不會把多閃提升到如此重要位置,目前多閃已經補齊了抖音社交通訊、建群以及發紅包的環節。

但對于微商群體來說,他們對于微信會有更強的路徑依賴,由于微信、抖音、多閃之間目前存在著眾多微妙的關系,這使得抖商真正實操起來并不如樂觀,賺錢只是少數培訓人群。

筆者在這里要提醒的是,抖商活動興起,將有可能給抖音平臺帶來的負面弊端同樣不可忽視:

(1)由于大批受培訓的微商人涌入抖音,將很快導致抖音內容開始功利化,從而對用戶形成打擾,而抖商們的品控如何保障將耗費平臺很大的運維精力。

(2)抖音本身是靠信息流廣告盈利,這些廣告主如果轉向通過“抖商”模式自己轉化粉絲和客戶,減少甚至不再投放平臺廣告,抖商會不會挖平臺的“墻角”也將有待觀察。

(3)由于抖商變現的核心都會想辦法教網紅怎么讓粉絲加微信比如直播的時候讓粉絲二維掃碼等等,再去做微商或做付費群,這使得抖商容易演變為“老韭菜收割新韭菜”的游戲。

實際上,在抖音里做短視頻究竟是出自什么樣發心,興趣還是利益這些需要重新廣大抖音達人重視的,如果是為了利益跟著官方正規路徑耐心經營也是有希望獲得成功;如果急功近利,則有可能被“抖商”帶跑!

結語


不妨打個比方,如果抖音是所學校,那么“抖商”則是校外學校私底下培訓班號稱可以讓學生輕松搞到考試答案并且快速成為學霸,這樣抖商顯然是不可能獲得抖音平臺的認可的,但是由于這所學校競爭實在激烈,一些營銷玩的很6的“培訓”還是能賺到一些錢,但這并不是抖音所希望看到的局面。而如果放任抖商忽悠下去,最終將會是一地雞毛。

其實做抖音并沒有那么難,如果愿意死磕,很多方法教材在網上也容易獲取到,比如短視頻字幕本身通過小影、快剪輯可以自動上;最核心還是內容持續生存能力以及與運營粉絲的能力,這些本身需要耕耘。所謂培訓、大會,阿星認為,你就看老師自己做的怎么樣,然后跟著模仿很多技巧自然會浮現。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愿意花時間、精力去經營自己的抖音號。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靠譜的阿星
來源:靠譜的阿星(ID:qq1598145405)